您当前的位置 :禹城新闻资讯 > 教育平台 >
教育平台

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是出发点和落脚点_投资

来源: 作者:禹城新闻资讯 时间:2019-12-20 20:27

  □ 记者 周芬棉

  近日,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主办的“2019年中国资本市场法治论坛:公司法修改中公司类型、公司治理与股权保护的制度创新”在京召开。来自相关政府部门、全国各地的高校与研究机构130余位公司法专家,畅谈公司法修改,由此推进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

  修改研究程序启动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经济法室副主任杨合庆介绍说,公司法于1993年12月29日由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五次会议通过,并于1999年、2004年、2005年、2013年与2018年历经5次修订,其中2005年修改幅度最大。目前已将公司法修改作为“第二类项目”被正式纳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今年5月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成立公司法修改领导小组、咨询小组与工作小组,启动了公司法修改研究程序。

  杨合庆说,公司法融合了不同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诉求,也聚合了众多人的智慧和力量。因此,每一个法律条文的修改都可能“牵一发动全身”。公司法修改需要从全局性视野与系统性思维出发,把公司法置于完善市场经济法律体系、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大背景下,予以统筹规划与系统研究。

  加强中小投资者保护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二级大法官刘贵祥认为,修法应首先关注股东权益特别是中小投资者权益保护问题。其中包括关联交易的公司内部决议程序的完善、关联交易损害公司利益的赔偿、股东代表诉讼制度的完善、股东知情权制度的完善等。

  其次,是与股权变动有关的问题。包括股权转让中股权变动的法律形式、股权登记的法律效果、股权代持的法律效力、股权质押及冻结情况下股东表决权限制。

  再次,是公司法人人格否认也就是揭开公司面纱的适用范围问题。现行公司法第20条第3款的规定似乎仅对母子公司之间适用,对一人过度控制下的诸姊妹公司之间是否可以适用,需要进行研究。公司法实行认缴资本制,出资期限完全取决于当事人意思自治,往往约定几十年的出资期限。对出资期限是否应有合理期限的限制,是否应有丧失期限利益的情形设置,也都需要明确。

  证监会法律部主任程合红从中国资本市场角度出发,认为公司法首先需要明确公司控股股东的问题。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地位非常重要,如何在实践中实现其突出地位和上市公司法人地位的有效结合,是重要研究课题。公司法修改应弥补实际控制人的制度真空,从制度上既保障上市公司的法人独立地位,也保障其从公司整体利益出发,行使对公司的实际控制。

  程合红说,公司法将公司分为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而上市公司具有的特殊地位并未在公司法中给予足够重视。应修改公司分类和公司治理的法律规则,以体现上市公司的特殊性。比如,要关注上市公司集团化的发展趋势。就金融控股集团公司的治理规范而言,金融机构应依法分业经营、分业管理,但实践中往往有集团控股公司的架构。要建立金融控股集团监管制度,必须首先在公司法中确立公司集团制度。现行公司法主要是从公司个体角度对公司法律关系作出规定,对于集团化尤其是上市公司集团化的组织结构规定缺乏明确规定。

  程合红说,目前的中小投资者保护主要通过证券法渠道解决(如强化信息披露),而真正通过公司法渠道保障中小投资者权利的实践依然较弱。希望通过推进公司法修改,进一步加强中小投资者利益保护工作。

  关注登记制度设计

  国资委政策法规局副局长衣学东建议,修改公司法中国有企业部分,应综合把握三个方面:一是将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在公司法中予以体现;二是反映近期国企改革的重要成果,明确划定国企董事会、监事会的法律地位和职权,提高决策科学性。外部董事占多数已成为基础性制度安排,国有重点大型企业外派监事会等问题需要在公司法中明确。

  衣学东说,加强监管,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维护国有资产安全,始终是国有企业监管的重要方面,建议公司法对出资人机构的监督检查和责任追究机制作出原则性规定。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登记注册局副局长陈烨认为,公司法修改应主要关注公司登记制度的设计问题。一是正确处理好效率与安全的关系。既要简政放权,释放改革红利,又要按照宽进严管的理念,以信息公示、信息约束与事中事后监管为抓手,创新监管方式。要在不干扰企业正常经营的情况下实现有效监管,推动他律向自律的转型。

  二是要深入研究公司登记的法律性质。目前广东、上海等地已开展公司登记确认制试点。公司法学界应对其性质进行深入研究。

  三是要深入研究公司退出机制,尤其需要提高市场退出机制的有效性和便捷性。建议借鉴成熟的公司登记制度改革经验,用法律形式固定下来,进一步畅通市场主体的退出渠道。

  归零思考全面修改

  中国法学会副会长、中国民法学研究会会长王利明教授指出,公司法是完善与支撑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础性重要制度,颁布施行以来,对我国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和完善以及法治化营商环境的改善发挥了重大作用。从世界银行两度发布的全球营商环境报告看,我国营商环境已由2018年的第46名进升到2019年的全球第31位。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新公司法应肩负以下历史使命:尊重与保障公司的生存权与发展权,促进公司生存维持与可持续发展;弘扬股权文化,完善产权保护制度;强化交易安全,防范金融风险;脱实向虚现象背后的高杠杆风险,必须通过公司法予以防范;鼓励公司承担社会责任,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刘俊海建议修改遵循几大设计理念:归零思考,全面修改;尊重自治,鼓励创新;与证券法联动修改;海纳百川,洋为中用;开门立法,民主立法等。

上一篇:一体整治破顽症 三地共享河湖清_投资 下一篇:没有了

最热新闻

图说新闻